<   2012年 12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無法感到幸福

正如最美好的年華裏。遇到那麼一個願意用餘生去守護的他,像極了翩翩起舞的彩蝶在絢麗的五彩陽光下肆意飛舞,全心全意的詮釋了青春是用來揮霍的年華。那些年,愛的自卑,愛的深沉,仿佛死亡都可以變得若有若無。依稀記得你似笑非笑的微笑映在六點鐘的晚霞中一字一句揚出的字句:“我不會陪你去死,因為我要好好的替你一起活下去”霸道的語氣停滯了我那迫切需要諾言來安穩的心情,我是記得當年對這段不踏實不信任的愛情想讓用死亡來畫一個圓滿的句號,純屬對話而已。當一段感情太過於童話和完美,終究會成為美好回憶而已,畢竟不現實,畢竟在不懂得珍惜的年紀。那句話,似在滿天撒下緋紅色的櫻花,一朵朵,一片片,遮滿了那雙清澈的眼睛,如夢一般,牢牢記住了櫻花後你的摸樣。
  
黃閱的《折子戲》說正是多了一種殘缺不全的魅力,才沒有那麼多含恨不如意。也許正因為太過於完美的初戀,折射出我們必將有一個失敗的結尾。那年我站在高中的尾巴上看那些年的過往,我覺得我看出了這個結局,總也沒有料到是什麼時候的開始。
  
我是極度的完美主義者,狹隘一點是對於我自己的思想而言。杞人憂天的想法過於頻繁過於主宰了我的生活。我總是想像未來是我多麼不能夠接受的結局。當然也許沒有那麼慘,但是我必須想到極端才會有種安慰自己的情愫,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快感。別人不懂,我就是徹徹底底的一個瘋子,或者一個會蜇人的蜜蜂。
  
所以彼此成為了做熟悉的陌生人,你再也不是我受傷後療傷的港灣,雖然在深的不能再深的心底還是有那麼一個渴望,但是你的冷漠你的簡潔的語言已經狠狠的傷了那敏感的自尊心。對不起,我對自己說,我有時候太把自己當回事,負了我那單純的豆蔻年華。
  
小禾說我是一個對自己感情說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怪人。其實我也不喜歡這樣,以前總是給自己一個藉口說還年輕,不能給青春留個遺憾,所以為了不留那個遺憾,努力的去追求,一路衝殺,窮形盡相,終於進入了我嚮往的世界。但是我真的圓滿了嗎,生活就沒有遺憾了嗎,答案是否定的,我錯過了最愛我的人,也許是最適合我的他。這不得不說又是另一種遺憾。再回到那個話題,我得到我夢寐以求的生活,殊不知最浪漫的愛情就是得不到和已經失去。或者年紀大的人或者愛到骨髓的人才可以在平庸的歲月中品出雋永的味道。那些年輕的人啊,結束了轟轟烈烈的愛戀,在平庸中只會看到對方醜惡的嘴臉,最後歎一聲,卻無語。
[PR]
by wanliuwedj | 2012-12-04 11:05 | Select